清研智库:智慧城市建设既要追求效率,更要体现价值观

智慧城市的论述充斥着对未来城市的愿景,从而产生了一种观念,即每个城市问题都可以而且应该借助技术来解决。结果,民众、公司和政府都渴望开发和采用旨在使社会更加“高效”,“连接”和“优化”的新技术。

推动“智慧城市”崛起的技术解决方案基于两个信念:首先,技术为社会问题提供了价值中立的最佳解决方案;其次,技术是社会变革的主要机制。当我们将每个问题视为技术问题时,我们会以放弃其他可能的补救措施为代价来接受技术解决方案。这样,此方法会将政治和社会决策掩盖为客观的技术决策。

不要仅凭技术视角去看这座城市。仅从技术角度看待城市生活,可能会导致城市看起来很聪明,但表面上充斥着不公正和不平等现象。智慧城市和愚蠢城市的错误二分法,强调需要发展一种替代性愿景,即“足够智慧城市”。要“足够智慧”,就必须将技术与其他形式的非技术创新和社会变革相结合,将其作为满足城市居民需求的强大工具。足够智慧城市并没有将城市视为需要优化的事务,而是将基于需求的政策目标放在首位,意识到人员和机构的复杂性,并从整体上考虑如何满足其需求。

自动驾驶汽车和智慧交通管理系统在改善城市交通中具有积极作用,但这些技术可能会重复这样的错误:将交通效率置于城市的步行性和社区活力之上。足够聪明的城市不会毫无保留地拥抱技术,也不会直截了当地拒绝技术,而是坚持其规划目标,同时探索技术提供的实现这些目标的机会。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因开发智慧交通系统而获得了美国运输部4000万美元的奖励,该市制定了适度的计划来改善出行能力。它没有遵循乌托邦式的技术愿景,而是专注于部署可满足城市需求的解决方案。该市优先考虑使所有人的交通更加便利。为此,由于一些居民无法使用银行帐户和信用卡,因此引入了统一的支付卡;开发了简化的应用程序,以统一城市中的每个交通系统;在边缘化社区,Wi-Fi接入得到了改善。哥伦布市在其方法中展示了培育足够智慧城市的两个关键属性。首先,城市在部署技术之前需要有明确的政策议程,其次,研究过程应着重于人而不是技术。避免技术解决方案的最好方法是了解人们实际面临的障碍和挑战。以人而不是技术为重点的研究过程。开发了一个简化的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统一了城市中的每个交通系统,并且在边缘化社区改善了Wi-Fi接入。

为了应对当今的公民参与和民主挑战,市政府和技术专家提出了几种使政治和治理更加简单有效的技术。其中包括众多技术:在线平台、社交网络和311应用程序,以美国许多城市用于获取非紧急市政服务的电话号码命名。311应用程序可以很容易地通知政府有关路灯损坏的信息,但它们并不能增强居民的能力或建立更深的社区联系。受治理者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服务,而无权在决策或公共优先事项上获得更大的授权。正是因为311应用程序与现有的激励措施和制度约束兼容,而不是具有革命性,政府才急切地采用了它们。技术上的重点在于提高公民的参与效率,这导致了系统性的盲目性,使政府有责任培养有意义的对话和异议的真实渠道。以波士顿为例,波士顿提出了 “社区计划”,一个促进社区内参与、商议和决策的多人在线游戏。与技术传播者经常采取的消除低效的方法相反,开发者强调 “有意义的低效 “的重要性,它使公民能够分享经验的付出和收获,并增加他们彼此之间的意义范围和感知。

美国许多城市的警察部门已经采用了预测性警务软件,以求实现创新和种族中立。相反,通过提供一层表面上的中立性,预测性警务算法为歧视性的不平等和警察的做法提供了理由,并加剧了这种做法。以芝加哥警察局为例,在警察手中,即使是旨在实现无偏见和非惩罚性目的的算法也可能会被扭曲和滥用。市警察最初使用算法来识别最有可能参与枪支暴力的人。尽管该技术的最初意图是防止暴力,但它已被用作不成比例地针对有色人种的监视工具。

公共和私人实体收集数据日益增长,其对隐私、监视和算法透明性有消极影响。为了弥合城市的数字鸿沟,纽约于2016年推出了LinkNYC,该程序可通过遍布整个城市的互联网信息亭提供免费的公共Wi-Fi。尽管这似乎是一个仁慈的技术解决方案,这些信息亭由Alphabet的子公司Sidewalk Labs拥有和运营,该公司计划通过收集和使用使用该服务的每个人的数据并从中获利来为此计划付费。LinkNYC信息亭配备了传感器,这些传感器收集有关连接到其服务的每个设备的大量数据。不仅是其位置和操作系统,还包括其MAC地址设备的唯一标识符。除了将个人信息商品化的合理担忧外,广泛的监视同样令人担忧,因为政府和私人公司可以监视公民的每一个行动,推断出详细信息并创建公民的虚拟档案。

这不仅仅是数据收集的增加,有可能在城市中产生不民主的社会契约。城市越来越多地使用算法来通知诸如警务和社会服务等核心功能。尽管这些算法看似复杂,但它们既不是万无一失的,也不是中立的。算法所依赖的培训数据以及如何部署都可能出现偏差。市政算法的实施引起了城市民主的严重关切,因为城市通常无法向公众提供关于其算法如何开发或如何工作的信息。

在许多情况下,算法是隐藏的,因为它们是由具有经济利益的私人公司开发的。这些新的公私关系使决策脱离了公众的视线。因此,政府可能对人做出相应的决定,而不会对做出这些决定的方式提供任何透明度。威斯康星州一家法院判处埃里克·洛米斯六年徒刑。法官使用算法风险评估工具得出结论,认为洛米斯是高风险的人,可能会再次犯罪。由于风险评估工具背后的算法是商业秘密,因此不允许洛米斯评估算法是如何做出预测的,因此无法质疑他的判决。

智慧城市最诱人的功能之一就是对创新的承诺。但是,创新的作用和含义经常被误用。通常,创新被重新定义为意味着要制造更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因此,传统习俗被贬低,被认为是不受欢迎的傻瓜城市的象征。城市的技术创新主要不是采用新技术,而是结合社会变革和专业知识来部署技术。我们停下来思考并实施技术。我们要达到什么目标?因此,城市不必“聪明”,盲目追求效率和连通性。相反,他们只需要“足够智慧”,并提出正确的问题即可使用技术推进其社会政策目标。

作者Zaheb Ahmad,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