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特朗普“虚拟现实”的外交政策,破坏国际政治的基础

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越来越多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美国国务院上周六宣布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于9月20日午夜全面生效后,特朗普于周一发布了一项具有同样效力的行政命令。此举是试图利用2015年伊核协议中的一项条款来惩罚伊朗涉嫌违反协议的行为。

鉴于特朗普在2018年退出了该协议,很少有人赞同这是合法的。该协议的所有其他签署国和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的13个都拒绝了美国的立场。只有以色列支持它,一些阿拉伯海湾国家鉴于与以色列关系升温,可能会效仿。

然而,如果其他人不同意特朗普对国际法的解释,不同意他的断言,这几乎不重要。如果特朗普在11月连任,对全球事务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美国可以阻止伊朗除了石油货物的运输,或者制裁与伊朗合作进行核项目的国家。而且,它可以用看似全球的权威,而不是在单边制裁的基础上这样做。用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话来说,”如果联合国成员国未能履行其实施这些制裁的义务,美国准备利用国内权力,对这些失败施加后果,并确保伊朗不会从联合国禁止的活动中获益。”

诚然,对手生活在不同的宇宙中,各自认为对方具有侵略性和威胁性。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因是欧洲各大国都认为自己在法律上有义务援助各自的盟友。

冷战期间,苏联和美国都估计对方的武器装备优于自己的武器装备,从而引发了一场军备竞赛,而这场军备竞赛只有通过双方商定的核查措施才能停止。今天,伊朗在敌对环境中宣称的 前沿防御,在许多邻国看来是侵略性扩张。

不过,过去一个月在联合国发生的事情却有着不同的性质。在这里,争议的焦点不是谁拥有多少导弹,而是是否使用了法律机制。

美国认为,它可以利用2015年促成的伊朗核协议中的条款,恢复所有联合国规定的可追溯到该协议之前的伊朗制裁,以回应以色列违反协议的行为。总统的行政命令列出了二十多个与伊朗核项目、导弹项目以及常规武器采购有关的实体和个人。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为何选择走上这条孤独的道路。与美国现行最大压力政策下的制裁相比,此举只会稍微增加伊朗的经济压力。此外,美国本可以与欧洲人合作,提出补充欧盟现有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建议,持续到2023年。

美国的立场也意味着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于10月18日失效,因为欧洲人早前提出的扩大折中方案的努力失败了。

特朗普可能是想用对伊朗的强硬言论迎合特定的选民,也可能是想彻底扼杀核协议,以增加拜登政府重新加入核协议的潜在难度。

到目前为止,伊朗一直避免被怂恿进行军事升级(除了黑客活动增加之外)。当美国扣押前往委内瑞拉的伊朗油轮时,他的反应很淡定。此外,伊朗还允许国际视察员访问有争议的军事地点,以化解其核计划的僵局。

一些分析人士还估计,伊朗叫停了此前会扰乱全球经济的攻击计划 “十月突袭”,以损害美国总统的连任机会。然而,如果美国军舰在国际水域或者更糟糕的是在波斯湾扣押伊朗的货物,这种克制可能会结束。

特朗普固执地追求自己在制裁后反弹中的虚拟现实,也使美国与联合国发生冲突,这不仅会破坏安理会的工作,而且如果美国总统屈服于诱惑,扣留资金或阻挠无关领域的决定,可能会阻碍整个联合国的工作。

毕竟,这是一个离开巴黎气候协议、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在全球大流行期间结束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的美国政府。

特朗普通过加倍演绎他的扣帽子戏法,正在将他的国内机能失调输出到国际事务中。自2016年以来,白宫兜售的基于另类事实的扭曲现实,现在正在毒害国际外交。

常被提及的大国政治回归已经够糟糕了,美国要与中国和俄罗斯在全球舞台上争夺影响力。但白宫的最新举动,是想制造一个平行的现实,破坏国际政治的基础。

本文原载于Politico Europe,作者Cornelius Adebahr,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