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但不愿交出政权,市场将如何反应?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美国总统们经历了很多:暗杀、辞职、竞选连任。但是,如果总统没有连任成功并拒绝离开,会发生什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拒绝承诺如果他在十一月连任失败就进行和平的权力移交。他声称因大流行而激增的邮寄选票,更容易遭受欺诈,即使联邦调查局局长本周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人操纵选举。

美国国会多数党领袖麦奇·麦康奈尔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权力将有序地转移,并且国会一致通过决议,以表示支持和平过渡。

对冲基金宏观策略负责人阿尔贝托•加洛表示,尽管有所放心,但这场争议已引起全球金融震荡,席卷了外汇市场和一些风险衡量指标。自上周末以来,市场已经通过有争议的投票来定价。

除了不确定性之外,国会是否会同意另一套援助方案以帮助经济渡过大流行后的衰退,这一担忧在一些初步措施到期后的最近几周给股市也造成了压力。

华尔街的一些人担心,最坏的情况是特朗普拒绝承认选民的意愿,可能会破坏全球投资者对美国法治的信心,并引发宪法危机,法治是迄今为止美国市场功能强大的可靠基础。

确实没有这种情况的先例(至少在美国是这样),但在2011年8月全世界对风险的了解很小,当时美国通过提高美国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的法案之后由于美国违约,美国失去了标准普尔的最高AAA信用评级,下调一级至AA+,评级前景展望为“负面”。这是自1941年标普开始主权评级以来,美国首次丧失3A主权信用评级,打破了美国近百年维持最高评级的神话。此举引发世界对美债危机的担忧,增加全球市场的不确定性,还引发全球市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但是有点尴尬的是,已经被降级的美国国债的价值却增加了。从本质上讲,美国失去了AAA评级,因此借钱变得更便宜。

当时,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认为,对美国债务的争夺表明标普的分析存在缺陷。其他人则建议交易者寻找他们认为最具流动性的东西。

可以说,这一事件表明,至少对于某些专家,人们对美国机构的安全性和稳健性的怀疑正在增加。尽管如此,美国国债仍然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这是支撑全球利率和资产价格的无风险工具。

如果以史为鉴,投资者可能会在特朗普做出不可思议的举动的情况下冲向美国国债。

并非每个人都对假设的最坏情况感到惊慌。经济学家坎贝尔哈维表示:“美国的制度有很多的制衡,即使特朗普留下来,他也无能为力。”

杜克大学教授哈维率先提出了将收益曲线作为一种经济预测工具,在混乱的局面下,政府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市场总是向前看。

哈维指出,过去总统接班人的动荡并没有永久性地破坏金融市场。当约翰·肯尼迪 在1963年被暗杀时,投资者对美国和苏联之间发生核战争的风险更加关注。1974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辞职,以及1981年罗纳德·里根的遇刺未遂,并未使投资者对美国失去信心。

哈维表示,在国会体制中,领导人丧失了多数席位的例子有很多,从而导致谁将掌权的不确定性。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这些国家通常会组成一个联盟以继续执政。比利时最近没有政府将近一年。在此期间,比利时的10年期债券收益率仅相对于德国国债略有增加。在政府解决之后,利差又回到了正常范围。

美国政府很有可能在11月3日之后陷入困境,因为邮寄选票的计数可能会有所延迟。哈维说:“双方的律师都在加紧准备,由法院裁决选举并不奇怪。”

2000年11月在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人乔治·布什之间的选举角逐就是这样的。选举最终在佛罗里达州胜出,两个竞选团队都派出了律师团队,针对选票重算的有效性提起诉讼。这场争端提交美国最高法院,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最终导致了布什的胜利。在选举日过了一个多月之后,戈尔在12月承认了比赛。

与往常一样,在不确定时期,美国国债上涨,而美国大型公司的标普500指数下跌。选举不确定性并没有给美国带来系统性风险,也没有破坏对美元作为价值存储的信念。

在分析政治时,投资者更倾向于考虑企业税的增加,或者大型企业可能因反垄断担忧而分拆。

本文作者John Detrixhe,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