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特朗普失败的贸易战略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经济的表现超出想象,在健康、教育、生活水平、减贫和财富方面取得了空前的成就。成功的关键是国际贸易的增长和自由化,这是在美国领导下建立和管理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的基础上实现的。

这一体系首先通过《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然后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建立。确立了关于全球贸易、贸易伙伴之间不歧视的国际法治,以及通过谈判削减关税和消除其他贸易壁垒的论坛。世贸组织于1995年1月取代关贸总协定,到2000年,发达经济体对制造商的平均关税约为2%,远低于1948年的水平。国际贸易从战后初期占全球GDP的约20%增长到1990年的39%和2018年的58%。

但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受到严重侵蚀。尽管世界GDP仍在增长,但2019年世界贸易的美元价值下降了3%。这种逆转很大程度上是自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17年1月任职以来美国转向双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结果。特朗普似乎认为,美国有足够的实力通过与贸易伙伴一对一“谈判”获得更好的“交易”。但是,尽管美国确实是一个贸易大国,但实际上它仅占世界人口的4%,不到全球GDP的五分之一。仅这些数字就足以证明人们对特朗普的双边恐吓行为的有效性持怀疑态度。

此外,已经过去了足够的时间,现在可以将特朗普的方法置于显微镜下。他上任时所说的目标是减少美国双边贸易失衡,消除或减少针对美国商品的贸易壁垒和关税,从而增加美国的出口。这些目标均未实现。

贸易保护主义无法弥补双边和整体贸易逆差,在特朗普领导下,这两个指标实际上都在恶化。美国总体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7500亿美元上升至2019年的8640亿美元,现已达到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对华出口是特朗普“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主要目标,截止到2020年8月的一年中仅增长了1.8%,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20%,从而增加了双边贸易逆差。

正如贸易战中的一贯情况,两国在针锋相对的关税上调中都输了。现在,美国消费者必须为来自中国的许多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美国不得不向美国农民支付约280亿美元的赔偿金。许多美国企业被迫投入更多,因此失去了现在已经拥有成本优势的外国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而且,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已经提高了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关税,损害了美国的出口。

同样,特朗普政府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美国-韩国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据说是为了解决数字经济的崛起等“ 新问题 ”。但是,这些问题已经包含在奥巴马政府谈判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中,特朗普在上任后立即放弃了该伙伴关系。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达成了类似的自由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原始协议的其余成员享有相互免税进入对方市场的权利,而美国则对这些国家征收更高的关税。

因此,特朗普不仅没有降低美国出口面临的壁垒,反而设法全面提高了壁垒。根据TPP,美国小麦生产商将免于日本对所有小麦进口产品征收的38%的关税。但是现在,TPP已由CPTPP取代,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对日本的小麦出口商所收的关税要低于美国。自此,对美国而言,情况变得更糟了,日本和欧盟此后缔结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取消了对汽车和其他商品的关税。

特朗普的目标清单还在继续。对美国钢铁和铝进口征收的高额关税(最初包括来自其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贸易伙伴的关税)仅使美国钢铁消费行业处于不利地位。但是,过去两年来,钢铁业的就业人数下降了。

即使几乎每个美国盟友都在接受美国改变贸易关系的要求,但收效甚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主要变化是在汽车和零部件上,其作用仅仅是增加对来自墨西哥的进口的保护。

最后,也许是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通过阻止任命新法官进入其上诉小组,严重破坏了世贸组织,从而使争端解决机制无法运作。WTO是一个全球机构,164个成员占世界贸易的96.4%,占世界GDP的96.7%。世界迫切需要它正常运行。

如果特朗普政府通过世贸组织解决了悬而未决的贸易问题,成功机会会大得多。长期以来,与志同道合的贸易国家结成联盟并多边修改WTO的规则,比单方面实现狭窄、零碎的目标要有效得多。特朗普的双边主义和对世贸组织的拒绝破坏了整个国际贸易体系,并对美国公司和家庭造成了巨大伤害。

本文作者ANNE O. KRUEGER,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