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后安倍时代日美关系何去何从

机缘巧合,就在安倍晋三成为日本任期最长的首相的那一周,他辞职了。原因与2007年过早结束他的第一次总理任期相同: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尽管民调下滑,经济持续低迷,以及2016年大阪一所学校卖地丑闻不断,但安倍自2012年重返日本政坛以来,依然高踞日本政坛,他近10年来一直是美国坚定的盟友。在美中地缘政治竞争升温之际,失去这一伙伴关系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前景。谁将接任安倍,日本是否会再次陷入政治瘫痪或不稳定,下一任领导人是否会像安倍一样有活力的外交和防务政策,这些不仅是日本面临的关键问题,也是其盟友和竞争对手面临的关键问题。

在连续三届首相任期和近八年的日本政坛高层之后,人们很难记得安倍在2012年重新执政时,日本是多么的垂死挣扎。安倍在2007年的第一次辞职导致了自民党自1955年以来首次失去权力(除了90年代初的一段非常短暂的时期)。安倍从第一届首相任期失败的灰烬中,把自己变成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权力掮客田中角荣和中曾根康弘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日本政治家。

安倍是日本外相的儿子,也是岸信介的外孙,从1957年到1960年,岸信介从一名甲级战犯被美国囚禁到首相,也是自民党几十年来在选举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缔造者之一。安倍在2012年后通过经济增长、外交和安全政策等积极的连贯政策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与日本典型的麻木政客形象相反,安倍在其经济计划中采用了美国式的口号;他第二次组阁后,就推出了“安倍经济学”,其著名的“三箭”即货币扩张、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

虽然没有达到安倍经济学的许多目标,比如2%的通胀目标来结束通货紧缩,但安倍还是开拓了新的领域,加入并最终主导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谈判,降低了企业税,放松了对电力等关键行业的监管,增加了在日本的外国工人数量,以及促进更多的妇女加入劳动大军(称为“妇女经济学”)。

安倍的经济政策对一位日本领导人来说是大胆的,但首先受到了两次考虑不周的消费税上调的打击,这两次增税使任何复苏的风帆都无法起航,随后又受到全球冠状病毒的肆虐。包括东芝和雷诺-日产的公司治理丑闻,后者导致商人卡洛斯·戈恩臭名昭著的被捕并随后逃离日本,突显出改革曾经被称为“日本公司”的困难,安倍拥有日本唯一的全面经济改革计划,在没有任何可信的替代方案的情况下,他可以回归基本面。

如果按照全球标准来看,安倍的经济政策似乎相对温和,他在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比任何一位战后领导人走得更远。他因希望改革日本宪法以废除禁止日本建立传统军事力量的和平主义第九条而声名狼藉,并似乎对日本战争罪行的某些解释提出质疑。然而,他也对日本在二战中扮演的角色做出了最明确的道歉,正式访问了珍珠港,并在广岛接待了美国总统奥巴马。

更具体地说,他基本上摆脱了日本1945年后的桎梏。他修改废除了阻止与盟国进行防务合作的法律,允许日本公司在国防生产方面进行合作,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并每年增加国防预算,日本制定了二战以来第一艘航空母舰的计划,不久将拥有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F-35舰队,以及一支新的两栖部队。

在整个亚洲,安倍加深了日本的外交关系,尤其是与印度的外交关系,他和印度总理莫迪合作得很好,与澳大利亚,也与东南亚国家合作。当然,安倍所有政策的背景都是中国的崛起,中国是日本最大的经济伙伴,但也是对其国家利益最明显的威胁。从很多方面来说,安倍向其他亚洲国家传达的信息很简单:日本是“联合国中国”,一个可以与之进行贸易的国家,一个可以与之合作维护地区规范和规则的国家,一个不会欺负你的国家。

本文作者Michael Auslin,原载于外交政策杂志,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