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如何“建”?各省市实施政策竞相出台

一、新基建“前世今生”

“新基建”作为近期的“热词”,引发了广泛的关注。2018年底,中央工作经济会议首次提出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2020年3月4日,为应对疫情期间经济疲软,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以新基建加快我国经济转型,稳定地方经济发展,新基建热度不断攀升;2020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明确新型基础设施的定义及范围,为新基建的稳步推进指明了方向。

二、新基建政策纵览

中央工作经济会议首次提出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要求以来,各省市主要围绕数据融合、大数据产业、数据智能等方面出台相关政策,响应国家新基建推进方向。2020年3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强调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后,各省市又密集出台了新政策,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步伐。我们以这一时间为节点,对2020年3月4日至2020年6月9日期间各省市发布的新基建政策进行综合梳理,根据政策所覆盖的新基建范围,各省市政策可划分为综合性政策和专项政策两类。其中,覆盖新基建全部范围的综合性政策占比约三成,聚焦新基建某一领域的专项政策占比约七成。进一步梳理专项政策,我们有以下发现。

各省市新基建政策中,5G专项实施方案占比逾四成。其中,又以5G网络设施建设、5G产业发展为主要实施内容。各省市实施内容差异反映区域间5G网络设施建设及5G产业发展不均衡,经济、科技水平发达的东部地区,5G网络设施建设领跑全国,聚焦5G产业并朝聚集性、完备性、高端化发展;经济、科技基础较好的中部省市,如西安市,同样重视5G产业发展,但相较东部发展滞后,多数中部省市仍以培育5G产业、启动5G商用为侧重;经济、科技基础较为薄弱的西部地区,以补齐网络基础设施短板,提高5G网络基础设施覆盖率为主。

各省市新基建政策中,数字专项政策占比逾两成,且以东部省市为主。2020年3月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首次明确将数据中心纳入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范畴,政策聚焦数据基础设施、数字经济发展,互联网赋能、市政数字化、传统行业数字化、智能化等数字化转型成为实施要点。西部地区数字专项政策较少涉及,概与其融合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支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步伐较为滞后有关。

各省市新基建政策中,创新科技专项政策占比不足一成,创新科技相关政策主要集中于东部省市。政策主要围绕“产业技术创新”、“科技创新”等,注重创新平台建设、创新技术孵化、科技人才培养等。如广州市深入实施技术改造,加强技术开发,培育发展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增强关键核心技术自主性;福州市系统布局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加快重点科技实验室建设,持续建设产学研基础设施,推动创新技术成果转化等。目前来看,有关创新基础设施的建设发展有待持续跟踪研究,相关政策文件有待进一步出台。

各省市新基建政策一览表(20203.4-2020.6.9)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