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特朗普对WHO前后迥异的态度令人困惑

几个星期以来,特朗普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应对缓慢而无效,未能迅速采取可能阻止疾病蔓延的公共卫生措施,遭到民众无情的批评。

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更多的美国人不赞同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

因此,在星期二特朗普试图将责任推卸到其他地方,命令美国停止为WHO提供资金,并声称WHO在与新冠病毒作斗争时犯了一系列毁灭性的错误。美国将对WHO进行审查,看它是否应对“严重管理不善和掩盖扩散”负责。

特朗普在白宫简报会上对记者说:“WHO的错误造成了如此多的死亡。”实际上,特朗普指责WHO应该承担自新冠首次在中国出现后迅速传播以来的所有错误。截至周二,全世界已有200万例确诊病例,近125,000例死亡病例。美国已经有600,000例确诊病例和25,000例死亡病例。

WHO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为的联合国的一部分而成立的,旨在促进和保护所有人的健康,这是特朗普试图在危机中将责任推卸的最新例证。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特朗普一再指责新闻媒体、州长、国会民主党议员和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需要对导致美国医院不堪重负的感染病例数量负责。特朗普在3月中旬被提问是否应归咎于美国缺乏测试能力,他说:“我完全不承担任何责任。”

特朗普对WHO指责的依据是:在新冠病毒传播的关键时刻,太快的相信来自中国政府的有关病毒的信息了。他指出:WHO愿意相信中国的保证并且推送中国的错误信息。

但是,正是特朗普在今年初一次与中国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时,一再称赞中国政府,表扬其对新冠病毒的处理。1月24日,大约在新冠病毒被发现一个月后,特朗普先生在推特上写道:“中国一直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美国对他们的努力和透明表示高度赞赏。”之后特朗普在星期二与记者进行的来回辩论中,拒绝回答这一矛盾之处,称他“很想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

谈到他为什么现在要采取行动时,特朗普坚持认为WOH“以中国为中心”,却没有解释这意味着什么。在星期二晚上发表的声明中,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为WHO辩护,称“必须得到支持,因为这对世界赢得与Covid-19的战争至关重要。”

古特雷斯先生说:“不同实体对相同的事实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但他坚持认为,大流行的中期不是解决这些分歧的时候。他说:“现在也不是减少WHO或任何其他人道主义组织的行动资源的时候。”

世卫组织的两年期预算约为60亿美元,预算来自世界各地的会员国。2019年,美国贡献了约5.53亿美元。

根据特朗普的说法,美国在1月31日下令限制从中国起飞的航班后受到WHO的反对。他显然是在指WHO官方发表的一项声明,“在大多数情况下,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限制人员和物品的流动是无效的,并且可能会中观所需的援助和技术支持。”

WHO没有批评美国,美国不是唯一实行旅行限制的国家。但是从很早以前,它一直反对在疾病暴发期间关闭边境或禁止旅行,理由是这样做也不会停止传播传染性疾病,还会造成恐慌和广泛的经济损失。

新冠病毒已在较富裕的国家验证了这些假设,许多专家一致认为,首先禁止从中国然后再禁止从欧洲前往美国的旅行禁令可能为新冠的预防提供了宝贵的时间。但批评人士说,白宫当时浪费了时间,特朗普抓住了一个机会,将责任推卸给世卫组织。

其他国家也提出了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在建议针对新冠病毒采取行动方面不够积极的问题。一些政府指出,WHO并未质疑中国在一月中旬关于新冠病毒没有人传人的断言。

但是,世卫组织在整个1月确实发布了有关新冠病毒潜在危险的紧急咨询,并在特朗普发表类似声明的前一天,宣布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从1月22日开始,世卫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达诺姆·格布雷耶苏斯几乎每天都举行新闻发布会,警告世界新冠病毒正在传播,各国应尽一切努力遏制新冠病毒。他每天重复的一句口头禅:“不要浪费遏制新冠疫情的机会窗口。”

中国从全国各地派出40,000名医务人员到武汉,建立了两家医院,培训了9,000名流行病学追踪人员,追踪、测试和隔离密切接触者,中国的策略最终还是奏效了。

到3月18日,中国已经能够报告零新发病例,公共卫生专家称中国用实际行动以无与伦比的成功阻止了一种新的强传染性的大流行性疾病。

特朗普对这个世界顶级卫生组织的批评态度也与他六周前对该组织的评估背道而驰。

2月下旬,在民众对特朗普无作为的最严厉批评之前,他对WHO表示赞赏,称该组织一直在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密切合作。

他在推特上写道:在美国,新冠病毒已经受到控制。我们与所有人和所有相关国家保持联系。CDC和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努力工作,非常聪明。股市对我来说看起来非常好!”

世卫组织成立于1948年,总部设在日内瓦,在全球有150个办公室,拥有7,000名工作人员。在2月初,世卫组织派遣了一个国际团队到中国,其中包括两名美国人,一名来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另一名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尽管特朗普声称中国科学家拒绝共享数据,但大多数美国科学家不同意。他们注意到,一个中国实验室在1月初发布了该病毒的基因序列,这使全世界的实验室有可能开始进行诊断测试。自那时以来,中国科学家发表了数十篇数据丰富的论文。

特朗普星期二表示,美国将评估目前给WHO的款项的处理方式,并补充说:“也许WHO将进行改革,也许他们将不会进行改革。”

作者:Michael D. Shear、Donald G. McNeil Jr、Michael Mason,原载于4月14日的纽约时报,清研智库李梓涵编译。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