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研智库:大数据分析谁为疫情中的最弱势群体发声?

主要发现:

  1. 自媒体(80.24%)成为弱势群体的发声主要平台,然后依次为报纸(5.25%)、政府门户网站(4.3%)、媒体网站(3.35%)、机构自媒体(1.31%)和电台(1.36%)等主流媒体的社交媒体平台。
  2. 相比新冠肺炎感染者而言,恶性肿瘤等其他重症疾病的防控形势更为严峻,然而疫情期间他们的发声量仅为感染者的4.64%。
  3. 与中小企业相比,贫困人群、农民工、农民、环卫工人、监狱服刑人员、失业人群等最弱势的群体声音份额不足1%。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原本面临的生存与生活困境的弱势群体,再度深陷困境。疫情之下,他们的声音怎样传达,谁的声音被倾听、谁的声音消失在众多话语中。通过大数据,我们寻找疫情之中那些微弱的呼声,让他们声音逐渐清晰起来。

一、研究方法

“清研智库”根据2020年1月23日至2020年2月24日期间监测的1000万微博个账号,以日为单位抓取他们的发帖信息,共计1.8亿条,研究时间内通过典型弱势群体关键词匹配到检测微博账号去除声量噪音,最终提取321.49万条,并运用情感分析算法针对疫情期间带有主观描述的篇章文本,自动识别文本中的核心实体词,分别判断每个实体词对应的情感和对应置信度将情感极性分为积极、消极、中性。通过声量、发声渠道、内容情感、曝光量刻画疫情期间的新冠肺炎感染者以外的弱势群体社交媒体发声特征,探索他们的声音怎样传达,在主流话语中是否被遮蔽,为何而遮蔽。

“清研智库”根据弱势群体生活状态、个人能力、风险承受能力差、资源占有,政治权利、社会地位等方面,将对由于疫情冲击,正面临着难以克服的困难或压力的“新弱势群体”展开研究,主要包括:新冠肺炎以外的其他重症患者、老年群体、儿童、农民、环卫工人、监狱服刑人员、农民工、贫困人群、中小企业等。

选取话题较多、弱势群体特征明显的群体作为研究对象,主要包括:从个体性和社会性两个维度进行态势分析,将弱势其他疾病患者、贫困人群、老年人群、儿童、农民工、农民、环卫工人、监狱服刑人员、失业群体、其他社会底层群众、中小企业群体划分为:其他疾病患者、底层群众、中小企业三个类别。此外,增加感染者作为参照对象,最终确定“感染者-其他疾病患者”“底层群众-中小企业”进行弱势群体媒体发声对比分析。

二、新冠肺炎感染者以外的弱势群体媒体发声量总体特征

从发声时间上看,2020年1月23日至2月24日,弱势群体发声量经历4个峰值整体呈现波动下降的态势。值得注意的是,发声量峰值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事件发生事件一致。如第一个峰值1月23日武汉封城,第二个峰值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开会议,专门听取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汇报迎来,第三个峰值2月6日“疫情上报第一人”李文亮去世,第四个峰值2月11日武汉对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

从弱势群体类别来看,感染者发声量最高,且其他疾病患者在新冠肺炎感染者以外的弱势群体发声量最低。

疫情期间,自媒体(80.24%)成为弱势群体的发声主要平台,然后依次为报纸(5.25%)、政府门户网站(4.3%)、媒体网站(3.35%)、机构自媒体(1.31%)和电台(1.36%)等主流媒体的社交媒体平台

从发声内容的感情感色彩上看,疫情期间发声内容整体呈现以正面情绪为主的态势,但口碑值较为小幅多波动变化,表明弱势群体发声内容较为积极且情绪变化较为平缓。

我们用发声内容的曝光量表征发声遮蔽程度,发现疫情前期曝光量呈现小幅度波动式上升趋势,2月6日“疫情上报第一人”李文亮去世,曝光量达到峰值,此后曝光量维持在较高水平。

三、新冠肺炎感染者其他重症患者社交媒体发声特征

从新冠肺炎感染者-其他疾病患者发声量对比来看,疫情期间感染者的声量呈现波动下降的趋势但远远高于其他疾病患者,而其他疾病患者发声量平稳的保持在较低水平。相比新冠肺炎感染者而言,恶性肿瘤等其他疾病的防控形势更为严峻,然而疫情期间他们的发声量仅为感染者的4.64%。

根据目前观察的情况,新冠肺炎的病死率约为2.7%,病死率虽然比普通流感强,但远比SARS冠状病毒、埃博拉病毒或H7N9流感病毒低。而2019年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来看,近10多年来,恶性肿瘤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保持2.5%的增幅,仅2015年恶性肿瘤发病约392.9万人,死亡约233.8万人,死亡率约为59.51%。

从发声渠道来看,感染者与其他疾病患者发声渠道数量相同均以自媒体为主、主流媒体的社交媒体平台为辅的模式。但群体内部差异性显著,新冠肺炎感染者主要发声渠道比其他疾病患者更加多元化,其他疾病患者比新冠肺炎感染者更加依赖自媒体进行发声。

新冠肺炎感染者主要发声渠道为自媒体(71.76%)、报纸(8.36%)、媒体网站(7.53%)、机构自媒体(2.61%)、电视(2.36%)、政府门户网站(2.04%)、杂志(1.72%)、公众号(1.30%);其他疾病患者主要发声渠道为新媒体(89.62%)、报纸(2.79%)、政府门户网站(2.54%)、媒体网站(1.39%)、电台(1.11%)。感染者自媒体发声比例较其他疾病患者高出17.86个百分点。

从发声内容的感情感色彩上看,感染者以正面情绪为主但情绪变化相对稳定,而其他疾病患者虽以正面情绪为主但情绪变化不稳定两极化明显。

 

四、 中小企业底层群众社交媒体发声特征

从发声量对比来看,底层群众的发声量高于中小企业。值得注意的是:中小企业声音份额为45%,位居第二但信息投放较为集中,能清晰传递群体信息,有效突出群体形象,获得广泛的关注,进而增强其发声的传递性。底层群众声音份额为49%,位居第一,但媒体信息投放构成较为复杂,其中贫困人群、农民工、农民、环卫工人、监狱服刑人员、失业人群声音份额不足1%,尚不能清晰传递群体信息。

这表明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周期内,传播投入与声量份额之间的必然联系。传播投入越大,声音份额就大,相应的,群体也就能在媒体声量上占有更多份额,而传播投入与群体社会资源占有密切相关。为此我们将进步从发声渠道分析声量与社会资源占有的关系。

从发声内容类型来看,而随着隔离期结束复工相关的中小企业议题也被放在公众的生活当中。相对而言,底层群众相关的大多数议题,处于一种“灯下黑”的状态当中,我们很难在弱势群体发声内容中甄别出来。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7230548

邮件:info@tsingyanresearch.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